Hi,欢迎来中教数据,请登录
首页 >>手工业 >>卫哲:第二道伤疤

卫哲:第二道伤疤

发布时间:2017-05-04 00:00来源:网络

10月16日下午,上海外国语大学工商管理学院的讲台上出现了一位文质彬彬、颇具绅士范儿的讲师。面对一群2011级MBA学员,他侃侃而谈了4个小时Leadership(领导力)课程。

   往常,这门课程对于新生来说多少有些空泛,但这位讲师不同,他忽而谈起与马云去美国考察的经历,忽而说起和星巴克CEO舒尔茨如何畅谈管理,忽而调侃从古典四大名著(《三国演义》、《水浒传》、《西游记》、《红楼梦》)中悟出的管理学知识,最后,他还在互动环节因为观点不一致和学员们来了一场饶有兴味的争执。
   在开场白中,他自我介绍说:“我叫卫哲,毕业自上海外国语大学,曾经在百安居和阿里巴巴担任过CEO,现在一家基金公司担任董事长。”在座的学生们,9月初就知道这学期卫哲要来上课,他们事后告诉记者,“很有实战的启发,完全脱离课本的教条。”而课程结束后,卫哲则告诉记者,“比想象中要累。”
   这天是卫哲担任客座MBA教师的第1天,是他新基金公司成立的第41天,当然这还是从阿里巴巴CEO任上辞职后的第237天。
  
  效仿韦尔奇
  
   与当年风风光光离开百安居,以“金领”身份投奔新东家引发的关注不同,卫哲离开阿里巴巴,同样也引发莫大关注,但事主选择了沉默。
   可以理解。在百安居中国,他32岁便成就了“最年轻的500强公司中国区总裁”美誉。但离开阿里巴巴,却是“不得不”、“被迫”、“引咎”。哪个词,看起来都不那么风光。
   今年2月21日下午,阿里巴巴B2B公司发布公告宣布,2010年公司清理了约0.8%的“中国供应商”共计1107名,这些供应商涉嫌欺诈,违反了公司“客户第一”的价值观,为此,CEO卫哲和COO李旭晖引咎辞职,100多名相关销售人员也被处理。除了担任上市公司CEO外,卫哲还担任阿里巴巴集团执行副总裁一职,也一并辞去。
   这到底是马云对阳光价值观的坚决捍卫,或有其它所谓的“阴谋”或隐衷,一时间成为坊间谈资,但辞职后的卫哲并没停歇,几乎第一时间就开始寻觅新方向。
   “早在2005年,我还在百安居的时候,杰克・韦尔奇退休了,我于是观察他退休干什么?韦尔奇出了一本书,去哈佛商学院教书,但他还加入了一家叫CD&R的私募股权基金,去做合伙人。后来我发现这是一家由许多资深CEO、董事长加盟的基金,靠运营驱动。”
   卫哲离开阿里巴巴后,复制了韦尔奇当初的做法。4月22日的绿公司年会上,卫哲向外界宣布,正在筹备一个基金,“做需要管理的但还不能上市的公司,也就是做投资项目里面的二手楼和烂尾楼,马云表示非常支持这个想法。”他说。
   马云的确支持这个想法,他还为此掏出了真金白银,嘉御基金第一期3亿美元,马云是数十位出资人之一。
   在上海浦东新区嘉里城办公楼的高区,嘉御基金的办公室占据了靠北的几乎半边楼层,墙上写着两行大字:嘉御基金,维新力特资本;两行字中间,是一个手持长枪的英国骑士剪影。这里的一切,都让人误以为是进入到英国肯辛顿区某位爵爷的豪宅中,壁炉、油画、雪茄吧、古色古香的吊灯和松软宽大的沙发一应俱全。
   所有的装修风格都是卫哲定下的,这显示出一个上海男人的特有细腻,在历经了金融、零售和互联网等多个行业的洗礼后,在PE这个相对窄众的领域,奢华必不可少,它服务于金字塔顶尖的人,卫哲明白需要有顶尖的“腔调”才行。
   他向记者介绍,“嘉御”二字都取自房地产项目,嘉里城是办公地点,而隔窗向北眺望,正是和记黄埔在上海的高档别墅项目“御翠园”,两个名称的首字母组成“嘉御”二字。
   至于维新力特资本则取自“Vision Knight”(有远见的骑士)。卫哲和他的创始合伙人朱大铭都有留洋英国的经历,现在,他们把一个骑士作为“维新力特资本”的Logo,希望能够发扬骑士精神,去救赎一批企业。在维新力特资本旗下,嘉御基金是第一个基金。
  
  傍大佬
  
   嘉御基金合伙人有五位,卫哲和朱大铭为创始合伙人,还有三人来自实业界,包括财务、人力资源和互联网各一名。
   团队真正从头至尾搞投资的只有朱大铭一人,朱大铭原是德同资本的“七君子”之一,2006年成立的德同资本是国内PE领域的新势力,包括掌上明珠、51汽车网、普能世纪、中航惠腾等项目均出自德同资本之手,横跨互联网、汽车、新能源等多个领域。
   基于这样一个团队,于是诞生了嘉御基金特殊的运营方式,即通过团队输出管理经验,“我们当时定位是运营驱动,不是什么上市驱动,上市前做一把,或者高速成长驱动。中国有数以千计的基金,不缺一家找机会能赚钱的基金。”卫哲表示。
   除了幕前的操盘者,嘉御基金幕后还有一帮出钱的、以马云为首的“大佬”梦之队,包括大陆知名企业家,香港几大家族均是出资人。
   “我们不叫傍大款,而叫傍大佬,大款就是有钱,大佬除了钱以外,他自己还是这个行业的领军人物,除了能给我们资本的投入外,他自己行业的经验也能够运用到我们的投资项目中。”卫哲说。
   在尚未正式成立之时,嘉御基金就开始与一些投资项目进行接触。
  
  “编外阿里人”
  
   虽已离开阿里巴巴大半年,但阿里巴巴对于卫哲的影响仍然根深蒂固。在近一个小时的采访中,卫哲提到了22次阿里巴巴。
   “金融行业的经历为我提供了很好的战略投资方面的能力锻炼,零售行业的经历又锻炼了我很强的执行能力。战略如同骨架子,执行力就相当于肌肉,没有骨架子是一堆烂肉,光有战略不懂得执行也是一个瘦骨嶙峋的人。不过最关键的一个人还需要灵魂,而阿里巴巴的梦想就给我带来了灵魂。”卫哲表示。
   嘉御基金的投资方向,卫哲强调三个关键词“零售”、“电子商务”、“互联网”,事实上,这三个关键词也是彼此交融的。无论是嘉御基金的第一个投资项目――卡帝乐鳄鱼也好,还是第二个投资项目视频网站PPS也好,卫哲都始终想把这两个项目嫁接到电子商务上。
   在卫哲的微博中,仅有的三个“关注”分别给了阿里巴巴、卡帝乐鳄鱼和PPS,后两者是他的投资项目,而前者则是他“战斗过、倒下过”的地方。不过,阿里巴巴的地位显然不一般,与其它卫哲战斗过的地方不同,他既未关注百安居,也没关注东方证券;既没关注普华永道,也没关注申银万国。
   在谈到阿里系今年出的一系列动荡时,卫哲言谈间多有维护。
   “阿里巴巴今年是本命年,12岁,但是我并不想从风水角度来解释本命年会发生的事。12岁即将进入青春期,青春期的小孩犯的错误,我们说上帝都可以原谅,但是青春期小孩一定会和青春期之前不一样。中国很多企业都会进入青春期,阿里巴巴也不例外。”卫哲表示。
   作为阿里巴巴时期的一种做派,每周二的嘉御基金项目投资会,卫哲做了一个大胆的决定,完全对外敞开,所有的投资人只要想来听,均可以来。于是,范敏来了;江南春来了,严肃的投资项目会变成了轻松的交流会。
   卫哲说,这是在延续阿里巴巴的信条,“我们当时共同创造的、共同探讨出来的,特别符合我们基金想做的事,也是一样,就是开放,透明,分享,责任。”
   卫哲告诉记者,当初万国证券“3.27”事件,老领导管金生锒铛入狱是人生的第一个伤疤,让自己受用10年;现在阿里巴巴欺诈事件请辞是第二个伤疤,“可以管用20年。”(源自《中国企业家》)

上一篇:兔子吃萝卜

下一篇:大宋王朝为何富甲天下